In The Flesh Season2

In The Flesh Season 2

In The Flesh Season 2

我覺得這三張圖很有設計感 所以就通通放上來當門板了~

這部影集中翻為復生或行屍肉心 劇情是銜接上一集之後的延伸

如果上一季是談到親人、愛人跟活屍(PDS)間的情感和如何看待

那這一季就是談到大眾如何看待PDS患者

 

在這部影集中我們可以看到吉倫心態上的轉變 還有艾咪身體上的變化

而艾咪身體上的變化可以說是為了第三季所埋下的伏筆

以下有劇透 如不想觀看請跳過

吉倫知道諾頓村有大部分的人不接受PDS患者 所以一開始我們可以看到吉倫想去國外

這是種逃避 雖然他不承認 也是種不認同自己是PDS的表現

可以說是因為他在意別人的眼光 所以無法做自己

但到後來因為中間發生了許多事 所以吉倫選擇留下

可以看出吉倫選擇做自己和認同自己跟面對別人如何看待他的問題

以上有劇透 如不想觀看請跳過

然後在這中間的過程 可看出吉倫外表從化妝到不化妝上的改變 這也是在說明吉倫心態上的轉變

我不清楚是什麼原因使他心態上有所轉變 也許是艾咪的關係 也許是他看到諾頓村居民真實的一面

原因導演沒有明講 只能自己去猜測 但結果是看的出吉倫心態上的轉變跟成長

In The Flesh Season2

 

除了看到吉倫的轉變外 也看到第一季本來就存在的種族歧視問題 只是第一季沒有敘述很多在這一塊

但在第二季中整個被放大來看 也可說整季的主軸都是在這上面

我覺得這是種新形態的種族歧視 人類總是覺得自己是最優秀最高的物種 所以就產生出對PDS的歧視

但相比起來PDS可以不用吃飯和睡覺就可存活

相反的人類就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這點原因的關係

使的人類用另一種手段去欺壓PDS們 來掩飾自己不優於PDS的一種歧視行為

然後從影集中可看出人類殺了PDS可以沒事 但PDS把人弄死就有事的雙重標準

還有許多人類可以的事 但PDS卻被限制甚至是不行的事 這些都看的出種族歧視問題的存在

而這個問題沒有解決還延續到第三季

In The Flesh Season2

 

然後馬丁女士的行為如果撇除目的不說 可以說是如何看待跟解決PDS的問題

馬丁女士的行為是從根本整個砍掉來解決 但我覺得當PDS沒怎麼樣的時候

你怎麼可以說他是危險的 所以必須要整個砍掉 我知道有危險性存在 但那樣的機率不高

這種感覺就像一個擁有黑暗童年的小孩 長大後有可能會殺人

所以我們必須要在他殺人前先解決掉他的意思是一樣的

當一件危險性不高但有可能發生的事 你選擇的方法是整個砍掉 還是就讓它到發生的那天在來解決呢?

In The Flesh Season 2

我覺得當某個人事物不危害到自己生命的時候 就沒必要去加害到他人

不過撇除馬丁女士的目的不說 這種行為也是一種害怕的表現

因為害怕所以必須把危害到自己生命的東西給除掉 免得哪天自己的小命不保

這種害怕行為也可從建圍欄看到 但我覺得請PDS去建圍欄的行為很諷刺

 

整體來說這一季的劇情格局比上一季來的大 因為是從身邊的人談到大眾跟社會如何看待PDS

相反的也有從PDS的角度去觀看這個社會跟人類 當然兩方看待對方的想法不只一種

在許多想法的交錯下 可以看到好與不好的一面還有許多問題的存在

而這些問題全部都延續到第三季 為第三季埋下伏筆

我覺得這一季沒有比上一季好看 中間好像有兩集還讓我感到無聊

但幸好後來的集數有拉回來 讓人覺得不至於難看

然後如果想看這部影集 建議先去補完上一季會比較好(延伸閱讀【觀後感】In The Flesh S1)

雖說劇情連結不多 但我覺得至少要先了解每個角色的定位跟關係才會比較好入戲


In The Flesh Season2

話說這一季有新增角色賽門進去 但我都沒提到他(被打XD)

他會在裡面跟吉倫(你幹嗎!?) 就不破梗了 請自行觀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夏希 的頭像
夏希

熱血只有3分鐘熱度的傢伙

夏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